嶺南畫家鄧超華離世 美術界同仁紛紛悼念

時間:2019-11-10 01:00:51    來源:新快報    編輯:楊帆
■鄧超華 家業

?

■鄧超華 勝利的日子

?

■鄧超華 百年滄桑(局部)

?

■鄧超華 燎原星火(局部)

?

鄧超華(1950.3—2019.11.8),廣東新會人,國家一級美術師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第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十一屆全國美展作品均入選參展、獲獎或被收藏。

?

11月8日凌晨,著名畫家鄧超華因病離世,享年70歲。其生前好友乃至藝術圈同仁紛紛發起了悼念活動,廣東省文史館館員孫戈用幾個詞悼念他:“硬漢、柔情、畫友”。而高劍父紀念館館長李琰對其藝術則有高度的評價,“鄧超華作品充滿沉著穩健、崇高渾厚之美感。”

■收藏周刊記者 梁志欽

鄧超華(1950.3—2019.11.8),廣東新會人,國家一級美術師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。第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十一屆全國美展作品均入選參展、獲獎或被收藏。

在我們的印象中,他是個硬漢

■孫戈

我跟鄧超華同是一年入伍的。我們還是在廣州學畫時的同學,認識三十多年了。他應該是入伍之后才學的畫,可以說是真正由部隊培養出來的畫家,所以,他的軍事題材的創作貫穿在他的整個藝術生涯里面。

在他創作的軍旅題材作品中,能夠感受到他對軍旅生涯的真摯情懷。因為他,他所在的連隊有不少人跟著他一起畫畫。

雖然他不是科班出身,但他勤奮、刻苦,善于學習,創作思維特別強,構思、構圖能力都可圈可點。他可以集百家之所長,融入到自己的創作當中,并逐步形成自己的藝術語言。一段時間以來,他的成績突飛猛進,創作進入了成熟期,成了獲獎專業戶。

在大家的印象當中,他為人熱心,愿意幫助人,身邊常有追隨者。在同學中,他是大哥,當過班長,很多人的創作得到過他的指點。

我們來往比較多,在一起也多聊創作的話題,在他的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。

他在我們的印象中都是很健碩的人,是一個硬朗漢子的形象。一年多前,在一次聚會中,我發現他好像矮了一截,交談才知他身體出了問題。讓我一下子感受到世事的難料,很難想象,這樣的硬漢竟然不敵病魔。

嗚呼,只能感嘆天妒英才,但愿他一路走好,懷念同學、戰友!

鄧超華作品充滿沉著穩健、崇高渾厚之美感

■李琰

我們縱觀鄧超華的藝術作品,無論《百年滄桑》,抑或是《雄獅怒吼》《我那南疆排雷的戰友們》,在促進觀者藝術欣賞的同時,也讓觀者獲得了對世界的了解、把握和啟發。

這種藝術文獻的方式不同于單純的歷史文獻,藝術家的主觀意識和評判視點會隨著畫筆的運動一并被記錄下來。

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和周昉的《簪花仕女圖》皆是如此,從作品反映的勞動生活和精神狀態,進而可以認識到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和一個時代,以及一個時代的人對那個時代的理解。這就是任何藝術作品背后都有一種生機勃勃的精神,而這種動態的精神,充滿著博大精深的無限性、時代性和藝術性。

在這種特質下,藝術的教化作用便隨著創作者的價值觀和精神體現出來,這些判斷與欣賞者已有的認識加以比較,或予以認同,或進行批判,從而開擴欣賞者的思想境界,往往也更具有爭鳴性,比單純直觀的評判也更具有外延性。

在《百年滄桑》《雄獅怒吼》等作品面前,任何一位欣賞者都會引發起一種震撼性的思考,我們不再停留在視覺氛圍的營造和恢弘場景的塑造上,不唯只去考量作品史詩般的構架和磅礴的氣韻,而是不自覺地把繪畫構成元素,放到此起彼伏的歷史洪流中進行觀照,使我們更多的對歷史的命運進行社會性的思考。

我們不只是接受到典型藝術形象的感染,不只是獲得了啟發和藝術共鳴,也不自覺進入了一種主動接受教育的過程。事實上,這是藝術創作者和欣賞者共有的情感和精神的合并宣泄,是一種身心的愉悅,是一種高層次的共鳴,一種思想的碰撞和情感的共鳴,這種共鳴同樣使我們身心愉悅,顯然也是藝術娛樂與教育一體化功能的重要體現,讓欣賞者從中獲得觀念與情感上的認同,從而走到一起為某種共同的目標而奮斗。

孔子所言的“興、觀、群、怨”中的“群”,便是群體價值目標的認同,這就起到了欣賞者團結、行動的組織作用。

鄧超華的人物畫藝術作品,無一不具備如此的功用,其以雄壯崇高之美,以家國情懷,為家國英雄立傳,為祖國命運立傳,而又以此形象和精神的建樹召喚社會群體價值。

宋代郭若虛認為,“人品既已高矣,氣韻不得不高,氣韻既已高矣,生動不得不至;所謂神之又神而能精焉。”鄧超華藝術成功的基石,正是他富有家國情懷的人格,立于一基石,他成功找到了自我藝術的立足點、制高點和切入點。他以自己獨特的視角正視歷史及歷史人物,以高度責任感,以當下的意識燭照歷史,通過嚴肅認真的思考,通過鮮明的立意、深刻含蓄的意蘊,對畫筆下的人物和題材得以切實的表達,尋找人物與事件的精神關聯,尋找真正屬于自己的精神之根和生命動力,并以之奉獻給時代和社會,從而實現對事物的發現和超越。使得他的任何一幅作品,不但明晰易懂,而且含蓄雋永、韻味無窮。

也正因如此,鄧超華的藝術精神與實踐,無疑有著積極的意義,同時也讓他與眾多盲目崇尚筆墨趣味、玩味于書齋的畫家們,拉開了距離。

評判中國人物畫藝術,也回避不了“傳神寫照”“以形寫神”的原則,歷代藝術家在傳統人物畫的筆墨歷練與藝術傳承的過程中,將“傳神”推尚為至高境界。傳神的載體則是筆墨,筆墨是中國畫形式法則中的核心特征。中國畫以線造型,線條在毛筆的運行中或提按勾勒、或曲折頓挫、或往復聚散、或橫豎交錯,通過墨的干濕濃淡、潤澤枯澀等多種變化,造型達意,在筆墨構成元素矛盾對立及其不斷碰撞與調諧中,表現主題,抒情達意。

無疑,鄧超華在對物象造型與筆墨關系的把控上,歷經多年歷練,游刃有余,而且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和運用。試再以《百年滄桑》為例,面對事件人文自然背景復雜、人物繁多、關系疊加的三十余米巨制,鄧超華以其嫻熟的筆墨技巧,不斷切換調適矛盾性的表現語言,借鑒古典連環畫的藝術表現技巧,動感切入,靜態切換,巧妙布局,隨人造景,移人動情,人物造型與氣質刻畫入微,場景恢弘渾厚,觸目撼心;作品的弦外之音、畫外之意歸于氣韻,噴薄而出,精神內涵張揚溢射,引人入勝、發人深省。品格、意象與空間意識、理性意識有機交融,充滿沉著穩健、崇高渾厚之美感。

  以上內容版權均屬廣東新快報社所有(注明其他來源的內容除外)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報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協議授權轉載聯系:(020)85180348。

輕報紙


千炮捕鱼那个炮好用 抢银行扑克牌玩法 捉鸡麻将算钱公式 股票加杠杆软件 开元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腾讯分分彩彩开奖记录 保变电气股票股吧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晚 福彩快乐8开奖直播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视频 天才麻将少女吧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王中王精准四肖 最新 湖南哈哈麻将辅助器 西甲 海南体彩飞鱼和值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技巧皿可63390